司法管辖权的出现

在英国,《1982年民事司法管辖权及判决法》(Civil Jurisdiction and Judgments Act 1982)第25条,给英国法院赋予权力层面上的司法管辖权,可在协助外国诉讼时行使,但是,各大离岸中心并无马上随之以相若的相同方式立法。藉着法官Bannister在Black Swan Investments 诉 Harvest View 2009/399一案的判决,司法创新解决了英属维尔京群岛的问题。为要设立一项并不存在的司法管辖权,法官Bannister抓紧法官Nicholls在 Mercedes Benz诉 Leiduck一案中的异议发言,认清了他拟要填补英属维尔京群岛的一个法律空隙。

结果是一个司法管辖权向受英属维尔京群岛法院地域司法管辖权管辖的人,授予强制济助,而这还须视乎有关法院在协助在英属维尔京群岛推定强制执行外国金钱判决的行事意愿。之后不足一年,上诉法院在Yukos CIS Investments Limited 诉. Yukos Hydrocarbons Limited BVIHCVAP 2010/0028一案中,通过进一步扩大适用范围,即不仅适用于外国金钱判决,也适用于任何能够在英属维尔京群岛予以强制执行的判决,显示上诉法院对该项司法管辖权的拥护。在随后的十年,该司法管辖权的适用范围备受谨慎试验。

CONVOY 1的判决

或许,得到的教训是,犹如橡皮圈一样,若过度拉扯司法管辖权的话,难免会令它断掉。2020年3月30日,上诉法院颁布Convoy Collateral 诉. Cho一案(Convoy 1)的判决。案中,获得一项针对英属维尔京群岛公司(Broad Idea)和针对香港居民(Dr Cho)的依单方申请下作出的命令。犹如申请Black Swan司法管辖权当时认为存在诉讼因由一样,针对Broad Idea的禁令在很多方面也是平凡的别无例外:一如之前已无数次做过的,法院颁下命令,禁止Broad Idea更改其股东登记册或处理其资产。在Osetinskaya 诉. Usilett Properties BVIHCV 0037/2013一案,法官Bannister认为,从法律原则而言,其后的一项命令并无问题,裁决指倘外国法院准备限制处理某特定被告的资产,对于英属维尔京群岛法院限制公司处置其资产,是公正及适宜的,最少就禁制令主体所全资拥有的公司而言是这样子。针对Broad Idea的命令的异常之处,在于外国法院也从无被要求这样做,而当外国法院其后被要求这样做的时候,外国法院拒絶这样做;以及异常之处在于Broad Idea不单只是Dr Cho的一项财产。

至于针对Dr Cho的颁令,就完全更具异常特性。在单方聆讯时,法官并不知悉,Black Swan司法管辖权之前对不受法院地域司法管辖权管辖的人是从来不适用的。纵使缺乏可让法官作出此项判决的任何裁决,惟法官已被说服,颁令许可向超逾司法管辖权之外范围送达禁制令。

因此,Dr Cho对该司法管辖权及法院有权颁出该项命令的权力提出反对。在Convoy 1案中,上诉法院按照日期为2020年3月30日的判决作出裁决,Dr Cho 不受英属维尔京群岛法院司法管辖权的管辖。上诉法院裁定,CPR不被解释为准许送呈支持司法管辖权范围以外外国诉讼的禁令申请,且裁定Mercedes Benz诉Leiduck一案的(过半数)裁决迫使得出不可推翻结论,即:独立禁令并无得到许可可把禁令送达超逾司法管辖权范围之外的法理依据,因为它不是基于由实质申索主张的权利。

历史或早已料想到这个结果:该裁决跟开曼群岛上诉法院在VTB 诉 Universal Telecom Investment Strategies Fund SPC一案的裁决(CICA,2013年6月5日,该裁决最终致使制定《开曼群岛大法院法律》(2015年修订本)第11A条),相差不远。

CONVOY 2的判决

Convoy 1的裁决结果是,法院裁断Black Swan济助对不受法院域外司法管辖权管辖的人并不适用,然而,很明显,该裁决暗示会有更激烈结果的可能性。两个月后,Convoy Collateral在Broad Idea提出的上诉中,再现上诉法院(Convoy 2),今次就着是否存在Black Swan司法管辖权的问题作出抗辩。在2020年5月29日首席大法官的严谨判决中,上诉法院拒絶了指出Chabra济助可供作冻结非诉讼因由被告的资产的争论,那并不「纯属被告的一个钱箱」(按Lakatamia 诉. Nobu Su [2014] EWCA 636),或在外国法院裁断并无此事的情况下,便会有耗散资产的风险。

更重要的是,上诉法院一致裁定,Black Swan以及上诉法院在Yukos的早前裁决被错误地作出裁决。Convoy表示抗议,指这结果或会是「狄更斯式的(Dickensian)」及「倒退的」,但上诉法院的反驳却合符法律原则:

「一如所料般被受当代国际商贸厌恶,即使英属维尔京群岛法院对英属维尔京群岛注册公司Broad Idea拥有对人权的司法管辖权,但却并不拥有对目标事宜的司法管辖权,以在协助外国诉讼中对其授出的独立临时禁令,当时并无行使该种司法管辖权的法定依据。这需要英属维尔京群岛立法机关介入,并给法院提供有关权力。」

往后应怎么做?

Convoy 1的裁决意义是有限的,该案只裁定,Black Swan不适用于英属维尔京群岛法院地域司法管辖权以外的人士。然而,过去十年,诉讼人在没有要求英属维尔京群岛法院协助对即使不属该处的人作出命令的情况下,也能颇轻松地存活下来。责成诉讼人的最佳地点,就是他们的居住地。上诉法院在Yukos一案确认一项协议,当中裁定,凡具有诉讼主要途径的法院已经拒絶这样做的话,法院一般不会(作为一宗酌情事宜而言)颁出命令。

相反,Convoy 2的裁决反映了英属维尔京群岛法律形势的显着变化。然而,其长远重要性不应被过度述说:

  • Convoy 2的裁决只适用于法院诉讼,而不适用于仲裁诉讼,而就仲裁诉讼而言,现时在《2013年仲裁法案》第43条项下,有涉及干预的法定计划(Koshigi诉. Donna Union Foundation BVIHCM 43/2018)。Koshigi的裁决乃由Convoy 2的首席大法官特别签注。
  • 取得支持本地诉讼的禁令济助仍是会有可能的。尽管途径会变得更麻烦,且或会产生诉讼地或适用范围的问题,但在目前获得禁令济助的众多案件中,假如诉讼因由能够在英属维尔京群岛合理成立的话,同样是很可能有机会会获得济助的。

Convoy Collateral已预示有意图会就Convoy 1和Convoy 2两者的裁决提出上诉。但是,诸如英属维尔京群岛的司法管辖权区的优势是,拥有一个灵活且回应快速的立法机关,会迅速地满足其金融服务产业用户的需要。同时,时间将会说明,立法机关会就首席大法官洞悉到的需要作出回应,然后引进法律,把Black Swan司法管辖权放回一个更安全稳妥的法定立足点。尽管Black Swan或许已死,惟其传奇未被彻底埋葬。

Appleby毅柏律师事务所在Koshigi和Convoy 1的案件中,代表胜诉答辩人出庭应讯。

中文译本只供参考,概以英文本为准。如拟阅读原英文本,请点击阅读详情

1 Siskina(其后获装上船的货物的拥有人)及其他人 诉 Distos Compania Naviera SA [1979] AC 610

 

Share
Twitter LinkedIn Email Save as PDF
Request a copy

Request a copy of 黑天鹅之死

Please enter your details to request a copy of this publication.

Oops! We could not locate your for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