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场所的演化

随着数码革命开始了自动化生产和信息科技的应用,工业国人们的生活和工作模式,也被彻底地改造过来。在金融服务业和巨臂企业的板块,特别是,通信科技的可用性,让人们的行动享有更多的自由度。自九十年代,已经有多得令人窒息的评论,在惊叹着专业人士怎样无需再「被捆绑在他们的办公桌」,便可在任何地点工作。但是,对于很多人来说,数码革命的初期并无给予如同广告宣传一样的好处。是的,我们能够在任何地方工作,但是,我们也能时刻随时工作。而且,在很多行业,完善了的通信科技没有减少员工处身办公室的时间。意思是说,我们过往都以固定的上班形式置身于办公室,然后,晚上把电话和计算机带回家里去,在家继续工作。只在极鲜有情况下,数码革命才能实际上让人们得以花少一点身处光管灯下的时间。企业具备足够的灵活性,能让他们拆掉连结办公室的锁链,落实全面遥距模式的,只占很少数。

之后,行动给封锁起来。因2019新冠肺炎的大流行,破天荒地对行动自由和公众聚集实施限制。这回不再是选择的问题:很多企业都被逼更加走近全面遥距的工作模式。而就大部份情况而言,此举是奏效的。突然之间,我们所有人都变成了数码游牧民。

新游牧民

数码游牧民向来是各处咖啡馆的特色,他们被人定型视为「创意派系」。作家、自由职业者、摄影师、博客、影片部落客、网站开发人:除了无线网络之外,他们全部过着不需接触任何办公室设备的生活。当你给数码游牧民拍照的话,大概不会拍下穿着西装的人。

应对疫情大流行下的「在家工作」,给很多人提出证明,任职较为传统企业的人,可以无需乘坐公交,没有外带午餐之下,也能一样(就算不是效率更佳)高效地工作。这样,如果我们都能在家工作,谁又敢说「家」一定是怎个的模样?

Appleby毅柏律师事务所拥有叫人艳羡,覆盖着全球的业务据点,仿似就是那张布满异国旅游景点的人生目标清单一样。在我们大部份的业务地点,海外员工(意指那些付出长期承担,需要离乡别井,远赴海外为地处另一司法管辖权区的雇主工作的人)一直是一个特色。真正的游牧民(指持续一直为自己本身或他们现有雇主打工,通常只为一个地方付出短暂承担的人)是相对上罕有的,这是基于两大原因:首先,旨在保障本地企业和为居民提供就业机会的法律法规,产生了要避开(如非实际地违反)当地法律的数码游牧民;其次,是生活费的问题。那些趋慕生活既要廉价,又要享受热带地区不发达质朴乐土魅力的游牧民,会在别处觅得更合适的。

结合两项因素下,令Appleby毅柏所处司法管辖权区不足以吸引传统的数码游牧民,但是,2019新冠肺炎却在混合的因素中产生另项因素。于疫情期间,本所业务所处的各个小岛司法管辖权区,在维护公众安全方面,一直非常出色。各地方政府深明旅游业务放缓的负面影响,并开始认定,有效控制疫情是对长期游客的最强推销元素。惯于工作走遍全球的行政人员,以及企业家、基金和资产管理人、高净值家族及类近的人,对于他们在本所业务所处司法管辖权区能够得到的安全和舒适度,感到强烈兴趣。专业游牧民的时期,是否终于到临了?处于新冠肺炎时代,外派生活是否更吸引?藉着在疫情相对安全之司法管辖权区的外国财产的投资住所以及拥有权住所,相较从前是否更加吸引?

请点击此处到英文网页,并到末端查看Appleby毅柏身处的各司法管辖权区的海外就业、财产投资与住所方面相关的现行法律与监管结构。同时,也会前瞻未来:一个可能要较我们预期到临得更早的未来,惟也是一个会带来一些料想以外机遇的未来。

中文译本只供参考,概以英文本为准。

Share
Twitter LinkedIn Email Save as PDF